青海公安厅原副厅长任三动,“枕边风”毁了一个家

青海省公安厅原党委副书记
副厅长任三动(正厅级)
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2019年7月接受青海省纪委监委
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青海公安厅原副厅长任三动,“枕边风”毁了一个家插图
家风不严
被枕边人推向深渊
青海省公安厅原党委副书记
副厅长任三动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青海公安厅原副厅长任三动,“枕边风”毁了一个家插图(1)

任三动简历

任三动,男,汉族,1952年3月17日出生,安徽萧县人,大专文化,1968年10月参加工作,1971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68年10月至1971年1月,青海省西宁钢厂工人;

1971年1月至1976年5月,兰州军区十九军守备师三团战士;

1976年5月至1980年3月,青海省西宁钢厂保卫处干部;

1980年3月至1984年9月,青海省公安厅九处干部;

1984年9月至1986年7月,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习;

1986年7月至1989年6月,青海省公安厅九处副科长;

1989年6月至1992年6月,青海省公安厅九处科长;

1992年6月至1996年9月,青海省公安厅九处副处长;

1996年9月至2000年4月,青海省公安厅九处处长;

2000年4月至2009年8月,青海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

2009年8月至2013年3月,青海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副厅长(正厅级);

2013年3月退休至今。

2019年7月11日,青海省纪委监委对任三动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依法采取留置措施。

2020年1月,经青海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给予任三动开除党籍处分,按规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青海公安厅原副厅长任三动,“枕边风”毁了一个家插图(2)

2021年5月18日,青海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任三动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任三动当庭表示认罪认罚。

(一审判决现场)

01

堤溃蚁穴
细水长流式收受礼品礼金
以致无法记清收了多少人多少钱

任三动出身于红色家庭。从小在红色教育熏陶、影响下成长的他,19岁便应征入伍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也是那一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树立了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生目标。

初到省公安厅工作,他意气风发、一心扑在工作上,多年的勤学苦练、钻研业务使他成为了刑侦方面的专家,破获了全省许多大案、要案,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一致肯定,几年后,他被提拔为省公安厅九处副处长、处长。

渐渐地,与任三动走动的人多了起来。“我们中国乃礼仪之邦,一起吃顿饭、收些烟和酒都是正常的礼尚往来,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任三动告诉办案人员,对于吃请,他几乎来者不拒。

2000年12月,任三动被提拔为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在周围人的阿谀奉承和小恩小惠中,任三动逐渐飘飘然,胆子也越来越大。

此后,在中秋、元旦、春节等传统节日,他收受的礼品由普通的烟酒变成现金红包,乃至黄金、玉器等贵重物品。儿子结婚、母亲去世、孙子满月等婚丧喜庆事宜成了他敛财的良机,在管理服务对象的“配合”下,他赚得盆满钵满。

任三动深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心里明白:送他钱财、礼品的一般都有求于他,但他认为收礼、办事不仅是普遍现象,甚至是一种能力的象征,逢年过节来拜访的人越多,越说明大家对他工作的肯定和对他的尊重,自己也就越有“面子”。

此后,任三动与商人老板的交往边界愈发模糊,常常不分彼此,一有困难便向老板们开口“求助”。2009年,任三动与妻子张某有意在南京购置一套价值370余万元的房产,因为数额较大一时难以凑齐,他便让西宁某公司老板郑某帮助垫付了全款,但事后其仅向郑某转付了150余万元,余下的220万元双方明确为借款。2010年,张某又向郑某借了一辆轿车供家里平时使用。截至案发,借款与车辆均未归还。

“任厅长喜欢抽烟,要接近他,就得送好烟。”为了办成事,不少下属、商人挖空心思,投其所好。在审查调查期间,专案组工作人员在他家储物间里搜到的不是玉石、古董,而是各类稀有、名贵的香烟,即便已经退休6年,他家整齐码放的香烟仍旧占据了储物间一面墙。

渐渐地,任三动把工作取得的成绩都归功于个人能力和努力,把组织的培养、领导的支持、同事的帮助全都抛诸脑后,他淡忘了初心、丧失了底线,把国家和人民赋予的神圣权力当成了谋取不义之财的工具,在欲望中不断沦陷。

工作以来,这种细水长流的收礼形式,让任三动无法估算出到底收了多少人多少钱,直到案发,专案组帮他理清了这笔糊涂账,他才悔之晚矣。

02

一味纵容
违纪违法路上他走了前半程
被妻子推着走了后半程

在任三动走向违纪违法的道路上,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他的妻子张某。

“她年轻时热情大方、温柔善良,那时我觉得能娶到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任三动告诉办案人员,刚结婚时,两人生活十分甜蜜,妻子包揽了所有家务,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老人、孩子也安排得妥妥当当,所以无论他在外面再苦再累,回到温馨的小家,便觉得被浓浓的幸福包围。

有了妻子的全力支持,任三动便把更多的心思用在工作上。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他经常到全省各市州出差,有时一走就是几个月。由于积极上进、肯拼肯干,任三动很快得到提拔。他常把功劳归结到妻子头上,骄傲地对外人说:“军功章上有我的一半,也有我老婆的一半。”

“你能不能想办法把我调入行政单位?”2003年,张某下岗了,一时难以接受心理落差的她向任三动提出这一请求。“这是原则问题,不可以的。”尽管任三动在心底非常感谢妻子的辛苦付出,但当时他仍坚守住底线,拒绝了张某的要求。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任三动对张某充满了内疚,甚至不敢面对她。张某下岗后赋闲在家无所事事,任三动便尽量用物质来弥补她,无论张某提出要买什么、去哪里旅游,他都不会拒绝。对此,他坦言道,“我当时就是想让她高兴,尽快走出下岗的阴影。”

任三动的一味纵容使得张某对物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加之缺乏思想上的正确引导和良好的家风建设,张某的三观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之后,她像变了一个人。

张某性格开朗、活泼,善于与人交往,很快,她通过任三动结识了许多朋友,经常一起吃饭、娱乐,她也会帮这些朋友们向任三动请托办事,“张姐”的影响力在小圈子里越来越大,甚至一些想结识任三动的人会先去巴结、结识“张姐”。

2009年,任三动把一名成都某警用器材厂的老板陈某介绍给时任省公安厅装备财务处副处长柴某,不久陈某顺利中标。为了感谢任三动,此后他每次来到西宁时都会请任三动夫妇吃饭、喝茶。2010年,张某从成都回来后告诉任三动,她在郫县看中了一套近74万余元的房子,陈某得知后,便热情推荐她购买,并为她代付了全部房款。

“74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你赶紧把钱还给人家。”任三动觉得张某的做法并不合理,让其悉数归还。张某虽然嘴上答应了,但一直没有行动,她心想可以等房价上涨后把房子卖掉,从中赚取差价。2016年,见房价涨势不佳,张某便将房子以79万元价格出售了。拿到房款,任三动再次催促张某还钱,但她一直拖着,直至案发仍未退还。

虽然任三动对妻子的行为不予认同,但他并未高度重视,更谈不上正确引导。多数时他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这种包容、放纵,也让“枕边人”一步步将他推向了违法犯罪的深渊。

案发后,任三动一度痛恨妻子,但回忆起长达40多年的夫妻感情,既有共同成长的甜蜜,也有渐行渐远的无奈,纵有恩恩怨怨,感情仍深埋心底,他释然了。在接受审查调查时,他掩面而泣,“军功章上有我的一半,也有她的一半;违纪违法路上我走了前半程,她推着我走了后半程。还是我没能守住底线,毁了一个家。”

只有私德严、家风正,才能政风清、政德廉。正如任三动所言,没有妻子的全力支持、辛苦付出,也就没有他事业上的功成名就,可当曾经引以为傲的贤内助变成了“贤内蛀”,导致“家门失守”时,身为一家之主的任三动却一味听之任之、纵容包庇,终害人害己,给整个家庭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

03

退休6年
终难逃锒铛入狱的结局

2019年,在侦办“6·03”扫黑除恶专案过程中,办案人员发现犯罪嫌疑人袁某某早在2009年就被人实名举报,省公安厅、西宁市公安局曾成立联合调查组对其进行调查,而时任省公安厅副厅长的任三动在该案查办过程中失察失责,应承担领导责任。

这一案件在当地引起极大轰动。省纪委监委在追责过程中,发现任三动涉嫌违纪与受贿问题线索,经过初核,省纪委监委成立专案组对其立案审查调查。

“任三动案的最大问题在于巨额财产来源无法认定。”办案人员说,任三动觉得自己已经退休多年,当年有过经济往来的许多人已经不在本地,时间跨度如此长,很多证据应该已经灭失,调查取证困难,甚至自己都记不清有哪些钱款的来源,所以他拒不承认违纪违法行为,一度非常嚣张,与之谈话时对重点问题避而不谈,只说一句:“拿出证据来!”

40多年公安工作经验使任三动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对此,专案组兵分几路,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奋战,整理出40余卷卷宗,摆满了两大张办公桌。

“从你参加工作到现在,合法收入为702万余元,减去生活支出所剩的余额,与你现在实际拥有财产相差500多万元……”当任三动听到专案组工作人员一笔笔核查、算清了其40多年的经济账时,他十分震惊,“我一直抱着侥幸心理,没想到省纪委监委会下这么大的功夫去一笔笔查实、核对、计算。同时,我竟有这么多财产来源不明,难以置信。”

经查,任三动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75万余元。截至案发,其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540万余元,且不能说明来源。

在一串串数字面前,任三动哑口无言。“这些证据材料,好像在记录我的人生。”翻看相关证据,任三动回忆起自己曾经奋斗过、辉煌过,后又堕落了、失败了的人生,他不禁泪流满面。此后,他彻底放弃对抗组织,坦白了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

退休6年,任三动心怀侥幸,自以为平安着陆,最终仍逃不脱锒铛入狱的结局。在忏悔录中,他这样写道:“当一个人到了迟暮之年,追忆往事的时候,如果没有任何事情需要忏悔,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我作为一个68岁的老人,有着48年的党龄、45年的工龄,本该安享晚年,却要等待法律的裁决。我无颜面对培养我多年的党组织,无颜面对自己的亲朋好友,只希望以我的惨痛教训作为反面教材来教育广大党员干部,要老老实实做人、清清白白做事……”

04

任三动忏悔录(节选)

2019年7月11日,当组织对我宣布留置决定的那一刻,我首先感到的是迷茫和惊诧,我认为自己退休六年已经安全着陆了,没想到还能找到我,让我更明白了“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古训。在接受审查调查的近六个月时间里,专案组的同志对我做了大量细致的思想工作,摆事实,讲道理,宣讲法律法规,揭示事实真相,让我如梦初醒,我认罪,愿意真诚地向党组织做出深深的忏悔。

身为一名公安战线的老兵,我在自己熟悉的领域,越了红线,蹚了地雷,最终引爆了自己,倒了下来,归根结底都是理想信念出了问题,进而在权力、金钱面前经不住诱惑,逐渐丧失了自我。长期以来,我偏重业务,习惯了冲冲杀杀、喜欢风风火火,总认为工作干得好就是最大的讲政治,常常以工作繁忙为由逃避政治理论学习,由于缺少对党规党纪的学习,导致我思想认识不清,错误地把一些违规违纪行为当成正常的人情往来、约定俗成,结果“一失足成千古恨”。

2009年,省公安厅刑警总队成立专案组,对袁某某等人涉黑案件进行立案侦查。为便于协调组织,我有一段时间临时负责专案调查,但我对袁某某案调查重视不够,过问不多,致使案件没有取得突破,导致黑恶势力坐大,成为群众反映强烈的社会问题,我应该负领导责任。

不重视家风,没有管住配偶,也是我失败的一大原因。在她下岗后,我的关心更多体现在从物质上满足她,很少从思想政治觉悟上沟通,使她养成了以自我为中心、听不进劝的毛病,在与他人交往中,做了违法的事情,也牵连到了我,问题发生在她身上,根源却在我这里,是我没有身体力行做好表率,不注重良好家风的培养,畸形的价值观和扭曲的家庭观,让我和妻子一同丧失了做人的底线。

我自己的惨痛教训说明了一个道理,小病不医必成大患。我想用我惨痛的教训提醒还在岗位上的同志们,要常怀律己之心,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经得起考验,抵得住诱惑,要经常用纪律和法律的尺子衡量检查自己,在思想上、行动上筑起遵纪守法的严密防线。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青海那点事

本文来源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青海分享》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青海公安厅原副厅长任三动,“枕边风”毁了一个家

本文链接https://www.qhmmm.com/67881.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