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

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

视频来源:互助县文化馆

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


三十年前


威远小街的中心,矗立着一座华美的建筑——鼓楼。
第一次见到鼓楼,是坐着一驾慢悠悠的马车。那时我们去街上,没有别的交通工具,只能自驾马车游览威远小街。壮硕的骒马,古拙的板车,在晨曦里,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咕噜咕噜的车轮声,也将时光摇得很久很久,四五个钟头以后,我们才能到达县城。
八十年代初,上街是一件神圣的事,也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去县城,往往要盘算很久,要提前半个月做打算,才能在遥远的某一天拔脚启程。然后从前一天晚上准备,做上狗浇尿油饼,拿上茶壶,背上茶叶,车里铺上柔软的麦草,带着美好的梦,清晨的鸟叫声里,我们穿着新衣服出发了。心里期盼呀,怎么还不到?走啊走,摇啊摇,左盼右盼,满眼尽是树梢和远处灰灰的云,就是望不到县城的边际。
街中心的鼓楼,在我们心中是十分神圣、高贵的楼宇,是一种向往,可望而不可及。那时候的鼓楼一层是通透的,底下可以通行,父亲驾着马车,从鼓楼底下穿过,就从北街到了南街。躺在车里的我看到了粗大的四根通天柱,撑起了整个屋顶,四周的板壁上绘着没有见过的古人,峨冠博带、云气缭绕,山石草木、日月星辰,将天地尽收在方寸之间。清晨的霞光里,鼓楼是多么辉煌巍峨,抱鼓础石就十分巨大,直径有五十公分,立柱比我们家的粗了好几倍,又光又圆,飞檐斗拱,又精巧又灵动。再看看鼓楼周围全是两米多高的挑檐小房子,灰土的胡基砌就的墙体,栉风沐雨,半旧不新,有的墙皮剥落了,凹凸的墙胚,斑斑驳驳的痕迹,像受伤的士兵,艰难地支撑着长长的岁月。
每个来县城的人,都会流连于鼓楼下面,观赏赞叹。因为我们的家,还不如这里的小矮房,没有什么有色彩的东西,所有的物件,都是用土做成的,灰暗,单调。我们村小学的课桌是用泥土垒叠而成,黑板是用泥巴抹平的,屋子的墙是泥巴、炕是泥巴做的,锅台是泥巴做的、炉具是泥巴、粮仓是泥巴……
所以当我们看见如此华丽的建筑,自然是被深深震撼。觉得世间还有如此精美的建筑物。那是人住的屋子吗?恐怕是神仙居住的吧?
街上没有什么繁华的集市,就是在南北街有几十间小屋子,低矮,简陋,单调。我们会在那里买几斤醋、扯二尺布头、拎几片马掌、几片镰刀或者几斤盐。黄昏很快降临县城,鼓楼的影子被斜斜地投射到地面,夕阳的光芒很像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抚摸我们的归心,这时候街上已经看不到几个人影了,我们开始回家。坐着马车,一路颠簸,在温暖的麦草里,晃晃悠悠,像摇篮,或者像坐船吧,尽管我们没坐过船,但想象里是在坐船,在星辉漫天的时候我们到家。
一路走来,风尘满面。
回到家里,还在回想街上所见的情景。那楼宇瓦楞上的草随风摇摆不止,铃铛叮叮当当,在风里一路传播,把它的悄悄话传向远处的角落。年迈的白胡子爷爷,蹲在鼓楼旁边晒太阳,沧桑的皱纹里流淌着汗渍。他打开旱烟袋子,布满皱纹的嘴噙着烟嘴,烟嘴同样年深日久,里面布满了烟渍,黑黑的。他们用力吮吸,嘴两边的面颊由于用力,显现了两个酒窝一样的塌陷区,面容苍凉深沉,背靠鼓楼默默不语,冲淡的目光里有一股那么深邃厚实。
鼓楼,那是我们见过最美的建筑,最美的景象。
岁月悠悠,昔日的情景已经模糊了,无数个风风雨雨,夏月冬阳,旧鼓楼的身影已经不在了,只留存于我们心里的某个抽屉深处,模糊了它的背影,绰约了它的轮廓。

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
1986年的鼓楼


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我们去看鼓楼。见到了楼下的碑刻,才知道是明代的建筑,是威远大营的中心。鼓楼已经有了变化,它是重修过的,是三重飞檐的。在二月二交流会时,鼓楼开放了,有幸登临心中久久期盼的华楼,心情激动。惠风和畅,天朗气清,游人摩肩接踵,络绎不绝,纷纷以一睹鼓楼真容为快。一二楼彩绘逼真,有八仙过海、福寿无疆、国泰民安、五谷丰登的吉祥图画,彩带飘飞,松柏苍翠,尽显古典,人物仙姿仪态,要么淡然安宁、要么雍容庄重。大厅里陈列着一幅幅裱装精美的书画作品,古色古韵高雅朴素。有临摹的《兰亭集序》《玄秘塔帖》等。
游人纷纷踏上木梯,来到三楼,正是观景的最佳处,威远小镇尽收眼底。我不禁感慨兴起,登斯楼也,则临风远望,逸兴湍飞,我就想起了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俱兴,乃重修岳阳楼也。刻唐贤今人诗赋予其上”,古仁人志士是一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们则感谢那些仁人志士的情怀,正是他们的心怀天下,才有如今我们的登临潇洒。
夕阳把金色的光芒打在气势磅礴的鼓楼身上,鼓楼更加气派辉煌。
鼓楼四周是新华书店、百货公司、食品公司、邮电局。就这样,最初形成了大十字格局。鼓楼成了中心,东西南北,四条街已经初具规模。南街是小摊位密布的热闹去处,有小吃店,有打布料的,有卖菜的,有录像厅,这里人最多,最红火。西街是著名的酒厂,刚出车间的酒糟还冒着阵阵热气,挥发着醉人的酒香。再往西,是西门体育场,那里有戏楼,每到二月二,就有秦剧团的大戏上演,人山人海,里三层外三层,有的坐在石块上,有的自带凳子,有的站在车架上,有的上到树上看戏,《火焰驹》《李岩贵买水》《铡美案》《白蛇传》等名剧等着戏迷们。外面小贩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卖香梨的、卖甘蔗的最多。
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
1989年的鼓楼


今日


今日的鼓楼,又经过一次大的翻修,油漆一新,纹彩辉煌,又有一番新气象。还在原来的地方,修筑了三米高的青砖城台,四面设有台阶,上面用大理石栏杆相围。猩红的柱子,三层飞檐,中间四根巨大的通天柱贯通整体,撑起了三层的骨架,最高一层,朝南的檐柱上面中间位置,挂一扁牌,上书“互助昌盛”四个鎏金大字。依然雕梁画栋,飞檐翘角;依然斗拱宝顶,雀替惊鸟。华美的建筑富于变化又有对称繁复之美,卷草纹饰舒朗绵密兼有,花窗图案玲珑精巧。
一层廊下朝阳的一面,悬挂了一口大钟,每到过年或者像遇到二月二交流会这样隆重的时节,人们就敲击它,洪亮厚实的声音穿透云霄,惊动飞鸟振翅。三楼的廊檐下安装了一面大红鼓,嗡嗡的鼓声响起,声音传到四面八方,空气也在微微震动。这钟声和鼓声,应该和明代的没什么两样,甚至清代甚至民国,都是这样的音调,一成不变。
百年鼓韵,悠悠地穿透时空,给人报时报安的性格也没变啊!
鼓楼四周的楼房还是新华书店、百货公司、食品公司、邮电局。就这样,最初形成的大十字格局依然没变。昔日车水马龙的大十字依旧是人流滚滚,北街的商铺繁华,永远是熙熙攘攘的景象,西街酒香无比,南街小吃店林立,鳞次栉比,美轮美奂。
每当人们购置了心爱的轿车,第一个到达的地方就是鼓楼,他们欣喜地开着新的座驾,虔心围着鼓楼转上三圈,然后燃放鞭炮,烟花四射,响声震天。行人就会驻足,“谁家又买了新车?”“什么牌子的?”在烟花爆竹声里,在众人的羡慕赞叹里,主人自豪地开着新车向他们美好的生活出发了,身后的鼓楼融进霞光里,祥光一片。
然而,往远处些的地方,则已经高楼林立。以鼓楼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形成了井字形的街区,不下六七个小十字。远处高楼拔地而起,若干个购物中心吸引了人群,商业繁华。但是人们对鼓楼的情怀依旧不减。华灯初上时分,散步的人络绎不绝,人们还是要边逛街边散步,不知不觉就到了到大十字鼓楼周围。夜市来临,一个个街灯亮了,挂在建筑物外表的轮廓灯也变幻色彩,极尽能事,炫亮了游人的情绪。迈步其间,仿佛到了天上的街市。街市上陈列的是家乡味十足的珍馐,酥人骨肉的甜醅、烤得金黄的洋芋蛋,柔滑鲜嫩的酿皮,跐里嚓啦冒着油烟的烤羊肉串,独具风味的野菜等等,香气弥漫,不由得你不停步,不由得你不美餐一盘。夜晚出来,美美地大快朵颐,再在西门河滩的树下乘凉,来上一两瓶啤酒,和伙伴们谈天说地,虽不比金陵秦淮河的风情,但在知足常乐者的心里,那是何等悠闲的生活啊,日子过成这样就够了,再不奢求什么……
威远城的鼓楼,默默矗立在当街,几群燕子,在屋檐和脊背间起落翻飞。没有了晨钟暮鼓的敲击声,翘角的铃铛叮叮叮响个不停,清脆的声音随风穿向四方。光阴荏苒,低矮灰黑的小屋慢慢变成砖房瓦房、变成十几层高楼;一代代黎民从它的身边穿梭,辛勤置办油盐酱醋,拉车生产,一个童年变成青年,一个壮年走向晚年,而后在夕阳下,只留下在晚风里散步的背影。
年年岁岁,鼓楼和我们一起肩沐风雨,走到今天。
岁月再久,也朽蚀不了它的雕梁画栋;风雨再大,也冲刷不掉它精巧的神韵。
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

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

来源:西海人文地理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互助虹桥信息网

相关文章

本文来源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青海分享》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鼓楼——霞光里的飞檐斗拱

本文链接https://www.qhmmm.com/49939.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