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海分享首页
  2. 资讯

记忆里的麻麦 ​

民俗风情

青海麻麦

“麻麦”是盛行于青海河湟地区的风味小吃,主要原料有小麦、青稞等。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人们对麻麦有特殊的情感,把它当作临时的干果随时随地可以食用。在冬日,人们坐在阳洼旮旯里,尽情地享受着麻麦带来的快乐。
所谓的“麻麦”,就是把小麦、青稞等用旺火炒至脆黄,麦皮出现焦斑,像是人脸上的“麻子”,这种炒熟的小麦或青稞就叫作“麻麦”,是一种质脆味香、有益消化、人人喜欢的小食品。
河湟地区的男人都很恋家,每到冬天在外打工的人们都回家“卧冬”。一旦遇上下雪天,汉族同胞不约而同、约定俗成地聚在一起喝酒过阴天,没有其它干果,总有一碟子麻麦来下酒。满屋子的酒香和麦香,其乐融融。河湟地区的回族没有喝酒过阴天的习惯,但喜欢吃平伙(把羊肉按人头平均分开,再用细铁丝或纳鞋底的细麻绳扎成肉份子煮熟,每人一份热吃,就叫吃“绑份子”)。在煮肉的时间里,大家围坐在炕桌边,吃麻麦、喝麦茶、拉家常。麦茶是在麻麦粉末里加入少许花椒、小茴香、炒杏仁、食盐等粉末后加水煮开的麻麦汁。各族群众尊重回族习俗,大家找个团聚的日子,和和气气聚集在一个回族家,吃麻麦、吃“绑份子”、喝麦茶,因为麻麦是家庭和睦、邻里和谐、民族团结的载体。青海麻麦不仅仅停留在“小吃”的层面上,而是小吃法,大排面、大担当。
没有麻麦就没有藏族同胞的糌粑,糌粑是他们的主食。糌粑,别名叫青稞炒面。青海人喜欢糌粑是因为:糌粑比冬小麦营养丰富,又携带方便,出门只要怀揣木碗,腰束“唐古”(糌粑口袋),再解决一点茶水就行了,用不着生火做饭。用青稞麻麦制成的糌粑养育了豪放彪悍的优秀民族,垒起了浩如烟海的“昆仑文化”长城。
河湟人对麻麦情有独钟、喜爱至极。时至小暑,青麦子颗粒未来得及饱满,馋嘴的小孩把牛羊赶到山坡上,匍匐前行来到生产队的麦地边,经过侦察确定无人守庄稼,迅速摘几把青麦穗,然后燎熟。大家争先恐后地用小手上下抟着揉麦穗,把被揉的麦包和麦粒混合物鼓着腮帮子适度吹气。吹气时,两手不断翻转,麦包被气吹散,麦粒却好好落到手里。这样反复几次,麦包全部吹去,留下干干净净的麦粒。这样揉好一个麦穗需要一两分钟,馋馋的口水直往下流。一把醇香脆嫩的绿麻麦入口,就会忘记自己是谁,只知道绿麻麦是我的“醉”爱。绿麻麦不仅仅是小孩们的最爱,还是农家巧妇的特爱。农家媳妇戴草帽、挎篮子、拿剪刀来到自家地里,从20公分处剪断麦秆凑成一小把,再用麦秆在穗脖子处扎成小把子,回家放到大铁锅里加适量的水,再放一些适量的食盐,用火焖熟。出锅后装进袋子里,双手紧握袋口使劲往地上反复抡甩,甩过后倒进簸箕里隔离麦包,绿绿的麦粒在簸箕里有节奏地集体跳“蹦床”,麦包从簸箕沿上被隔离出去。簸麻麦就是一种艺术表演。一会儿,绿如翡翠的绿麻麦端出,令人馋涎欲滴。大家团坐而吃,其香回肠荡气,令人回味无穷。在农村绿麻麦代表着一年丰收的开始,城里人也应该和大家一起分享丰收的喜悦。农村的巧媳妇们把绿麻麦带到城市的大街小巷,蹲在路边敞开袋口,用小碗当量器,做起了麻麦小生意。绿麻麦的香味弥漫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农人的希望充满了河湟谷地的山山水水。绿麻麦还能风干储存,在冬天能吃到反季节的稀罕物,这也是河湟风情的独特演绎。把绿麻麦用小石磨磨成片或条,晒干保存,到了冬天用水泡软还能做成麦索馅包子或麦索饭。
麻麦的内涵不会停留在小吃的层面上,而是有更加深远的文化意义,是青海人热情豪放的精神所在。人们沉浸在这个独特饮食的文化氛围里,思考着人生,憧憬着未来。
(作者:省作协会员、县民族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来源:民和文学桃花源

本文来源民和文学桃花源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青海分享》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记忆里的麻麦 ​

本文链接https://www.qhmmm.com/4796.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7719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