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海分享首页
  2. 资讯

我是谁?失忆20年,西宁男子突然想起了“南川西路”...


2000年,他到宁夏银川打工,并与家人失联。今年4月,他突然出现在西宁街头,寻找家的方向。他说,20年来,他经历了患病、失忆、治疗、恢复。原来,他在宁夏期间失忆了。前不久,他在病床上突然记起“南川西路”后,决定回来看看。从4月9日至今的80多天里,他几乎每天在西宁街头来回走动。每到一个地方,他会记起一段往事。这些零星往事就像老天送给他的一把钥匙,帮他打开时光宝盒,穿越时空,慢慢拼凑出属于他的人生。

01

“我咋到的银川,我真不知道,那天下了车以后,身上没多少钱,我就想办法找活干。”赵生君回忆,那是中午时分,身上“好像只有一元四角钱”。

午饭时间快到了,他在银川火车站附近转了很久,决定买几个馒头、几包榨菜。之后,跟招工老板干活去了。

这是他想起的,唯一的刚到银川的经历。最近这段时间,他几经努力,又想起了几件事。

“那是2008年5月12日,我和工友正在喝酒,房子里的灯泡不停地晃,房子也是。”赵生君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地震了!”一名工友喊了一声,赵生君才反应过来,可他已经醉了,想跑,但两条腿不听使唤,他只好在房子里待着。

13日,他按照工地安排,爬电杆安装电表。那天随身携带的除了电笔、钳子等接线工具外,还有身份证。可是,那天之后,身份证就找不见了,后来,他记不清自己叫什么。工友们说,他是老赵。

后来,接连换了几个工地,做试样员、电工、水暖工,很累,很辛苦,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好像啥都不记得了。

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常常想“我是谁?我的家在哪里?”想着想着,开始头痛,他干脆不想了。直到有一天,他想起自己的名字好像叫“赵生辉”。

“那就这个吧。”这个名字从那一天起,一直用到了今年3月7日。这段日子,凡是需要证明自己身份的时候,他都往附近的派出所跑,但是民警也查不出他是谁。

“南川西路131号。”“南川西路派出所。”今年3月7日,“赵生辉”连走带跑赶着去银川市公安局的一个派出所。一路上,他在口中默念这两个他在病床上偶然想起的地名。

“赵生辉”又来了。民警赶紧询问得知,一月底,银川发生新冠疫情后,“赵生辉”被隔离了。这期间,他口眼歪斜,走路不稳,说不出话倒在了地上。工友将他送至银川市第四人民医院,被诊断为脑梗。

住院17天以后,他的症状好转。出院后,他最想去的就是派出所。民警查询发现,“南川西路派出所”位于青海省西宁市城中区,“南川西路131号”是南川西路派出所辖区的一户居民家庭住址,但这一户口早就被注销了。

“回去看看吧,这到底怎么回事?”当地民警给“赵生辉”开证明,让他回西宁了解情况。4月7日晚,他踏上开往西宁的火车,8日22时许到达西宁火车站。

我是谁?失忆20年,西宁男子突然想起了“南川西路”...

02

“周围全是30多层的高楼,没有平房,也没有小高层。”当晚,他在南山东路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住进旅馆。

4月9日,他乘坐出租车到了南川西路,在附近逛了整整一天,也没遇见一个熟人。

10日,他决定再去看看。“赵生辉”走在南川西路上,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熟悉感。走过东台市场,走过园树村,他走近一栋楼房前,突然想起了什么。

“这不是我原先单位吗?”“赵生辉”觉得,他对这里非常熟,于是往里走。“这不是我的办公室吗?”走到其中一间房子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那间房子就是他曾经的办公室。

“这是哪里啊?”他想了很久,决定问问眼前的办公地点是哪里。“水上公安局。”一名工作人员回应。

“噢,这里不就是我的单位吗?这里不是还有个冷库吗?”“赵生辉”站在院子门口觉得熟悉又陌生,眼泪已经挂满了脸颊。

在院子门口待了许久,“赵生辉”决定进去看看,因为他看见里面还有个南川西路派出所。在二楼,社区民警翻开档案寻找“南川西路131号”的秘密。

“这里只有一个叫赵生君的,没有叫赵生辉的。”“哎呀,我可能就是赵生君。”

“是不是68年的?”“我可能就是68年的。”

信息不对称,身份无法核实,社区民警向有着20年社区管理经验的老民警董世武求助。不久,外出办事的董世武回来了。

“赵生君,你妈找你呢?”董世武刚进办公室,盯着眼前戴着口罩的男子,顺势喊了出来。他愣住了,呆呆坐在沙发上,半天没反应过来。

“噢,我还有个妈呢!你怎么知道?”等待了许久,他开始主动询问。

“你20年前失踪的,就是我接的警,前几年,还给你办户口注销手续了呢。”董世武向他解释。

四十多分钟后,“赵生辉”确定他的真名叫赵生君,是1968年出生的。聊天中,他想起,他还有个弟弟,还有个妹妹。一个多小时后,董世武开着警车,送赵生君回家。没过多久,一位老人进门的一瞬间,他认出,白发苍苍的老人就是妈妈。两人紧紧抱在了一起。不久,弟弟、妹妹也急忙回家。


03

盛夏的中午还是那么燥热,风从街头吹过来也是热的。

赵生君慢步走在红光通往海山的路上。这一刻,正是太阳最毒的时候,路上没有几个人,也没有几辆车,只有步伐轻盈的他。

“热吗?”“不热。”

“头痛吗?”“不痛”。

走进18楼的家门,赵姐送来关心。赵生君拿起茶几上的保温杯,一连喝了好几口水,随后用右手摸着头靠在沙发上休息。

右手摸头这个动作赵姐记得很清楚。“压力大,头痛、头晕的时候,他就会用手摸。”每当这时候,她早已把缓解头痛的药准备好了。

“你把中午的药吃上?”“药吃了。”

“吃了吗?”“药我吃了。”

“你啥时候吃的?”“刚吃。”

“没有吧?”

“药吃了。”他抬头想了四五秒后作出肯定回答。

“吃了吗,真的?”

“嗯,吃了,真的。”赵姐拿起药,问了好几遍后,把药放在了茶几上。

“他总是忘记吃药,刚刚吃完,等下又吃了,老是忘记自己有没有吃药。”赵姐有些无奈。

“没有。”赵生君拖长声音小声反驳。记忆时而模糊,时而清晰,频繁用脑让赵生君很累,但他始终挺直腰板,双手放在大腿上努力回想。他说,最难的还是每天想着外出见人,可一见人就难免尴尬。

“这不是老赵吗?这几年你去哪里了?怎么都没见你呢?”7月1日,他在南川西路街道办事处办事时遇上了一名男子。这名男子从远处就认出了赵生君。

“哦,是你啊,我去银川了,刚回来。”赵生君转过身子,向前和男子握手。可就在握手的瞬间,赵生君发现,眼前这位老兄眼看着要拥抱他,可自己就是想不起他是谁。

“我们认识吗?他是干嘛的?”疑问迅速产生,他本能地往边上晃了晃身子,意图向对方表达自己因为岁数大,身体协调性不太好。

“我在宁夏种西瓜呢……”赵生君主动开口,话匣子就此打开。两人聊着聊着,他才知道对方叫老王,曾是他的同事。

尴尬的事情他遇上不少。几天前,赵生君在小区散步遇到一名陌生人。“我认识你。”对方说。可赵生君对他完全没有印象,于是犹豫半天,回了一句“我认识你吗?”赶紧离开。

“人家认识我,我不认识人家,我就跟傻子一样。”赵生君有些难过。


04

失踪20年后又回来了,赵生君回来的消息传遍左邻右舍。这一刻,人们最希望知道的还是他经历了什么?

“我失忆了,我在宁夏走丢了。”遇到对他熟悉的人或者他有点印象的人,赵生君会多说几句,更多的时候,他选择沉默或是独自离开。

“生病以前,我就记不住事情,住院治疗后,我又想起很多之前的事情,这20年,我经历了什么,我自己也忘了。”

虽说“忘了”,但赵生君自己坚信回家之后的他变化不小。“走路平稳了,气也顺了,说话清晰了,也能慢慢回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他说。

由于赵生君当年的房子已经被拆除,福禄巷南社区居委会、城中区南川西路街道办事处、南川西路派出所、城中区残联等相关部门根据现行的政策,为他办理了身份证、户口簿、社保卡、残疾人证、住房等相关手续。

这几日,在相关部门的帮助下,他住进了新房,还认识了赵姐,他也被安排进了职业技能培训班,学会了鱼香肉丝、红烧茄子两道菜。

30岁至50岁是人一生中最宝贵的阶段,拼搏、奋斗,往事历历在目,然而,对年过五旬的赵生君来说,这20年的记忆是零星的。

“记忆属于过去,值得慢慢回忆,更重要的还是要把握当下,好好过日子。”经历了“传奇”般的日子,他看得更开。

一名熟悉赵生君的居民说,没有人的人生是完整的,时间留给每个人的都是瞬间的,失踪20年,他平安返回家乡,这是属于他的命运,平安就好。

(注:除董世武为真名外,其余均为化名)


天佑德透明工厂开播啦

云上体验酿酒全过程


关注你好西宁,了解身边大小事儿!





| 编辑:抱走萝莉(责编:C | 终审:岳克龙

| 来源:西海都市报

| 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戳个“在看”

让更多人知道!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你好西宁

本文来源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青海分享》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我是谁?失忆20年,西宁男子突然想起了“南川西路”...

本文链接https://www.qhmmm.com/41648.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