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海分享首页
  2. 精彩分享

【青海情】爆米花里的童年

“爆米花,爆米花,新鲜的爆米花……”声声悠长别致而怪异的叫卖声传入耳膜久久回荡在耳边,每每徜徉在街头巷尾时吆喝叫卖声总是不绝于耳,漫步街头的我驻足停留在卖爆米花的摊前,那金黄灿烂的色泽映入了我的眼帘,那浓郁的奶香味、缕缕香味调皮的窜进了我的鼻子里,喷香喷香的,我闻到了童年的味道。这浓郁而熟悉的味道瞬间唤起了我儿时的记忆,亲切温暖、甜蜜温馨,也牵引着我的思念走进记忆的古朴深宅,尘封已久的记忆闸门倏然打开,儿时那美味的爆米花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我的思绪顺着飘香的爆米花飘回那遥远的家乡,飘回那五彩斑斓、无忧无虑、年少不知愁滋味的童年。记忆穿越时光的隧道仿佛回到了那青涩的童年、美好而纯粹的年华。【青海情】爆米花里的童年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度过的,那时对于生在山区的孩子来说,爆米花就是我们最钟爱、最美味的零食了。那时物资相对匮乏,生活比较清苦,只要看到有爆米花的走街串巷时,我总会欢呼雀跃,激动不已,兴奋异常的缠着母亲给我爆米花。面对我的无理取闹和软磨硬缠母亲无奈的摇摇头,母亲总是给予宽容和柔情,抚摸着颗颗饱满、富有光泽的粮食母亲一脸的不舍与心疼,这可是粒粒皆幸苦啊!【青海情】爆米花里的童年

母亲紧紧捏着皱巴巴的毛毛钱,牵着我的小手往爆米花的地方走去。我甩开母亲的手活蹦乱跳的跑在母亲的前面,一溜烟跑到爆米花的地方,把母亲远远的甩在后面。此时兴高采烈,叽叽喳喳的同伴们将爆米花的大叔围的水泄不通,用好奇期待的眼神盯着爆米花师傅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从来不问爆米花师傅姓啥名啥?大伙儿就叫他爆米花的。爆米花师傅是个中年男子,跟村民一样,也是普通的庄稼汉,褪了色的布帽子下面是一张黝黑的脸,走了形的白衬衫早已被汗水湿透,胡子拉碴的,岁月的沧桑写在他的脸上。【青海情】爆米花里的童年

他忙得不亦乐乎,从自行车上小心翼翼地取下小煤炉,滚筒里装上适量的粮食或大米、大豆等,放上糖精,盖好盖子,燃起小煤炉,坐在小凳子上悠然的拉着风箱,缓慢的转动着滚筒,一连串的动作娴熟而麻利,熊熊火焰舔着滚筒,热烈而多情的拥抱着滚筒,在我们期盼的眼眸里指针的缓缓推移下,爆米花师傅终于起身了。调皮胆大、流着鼻涕、流着口水的男孩子们在一边高呼“快放炮,快放炮”;乖巧可爱、羞涩胆小的女孩子们站得高高的、躲的远远的。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后,我们便手提着桶子、盆子蜂拥而至。【青海情】爆米花里的童年

冒着缕缕热气的爆米花散发着诱人的甜香,迫不及待的抓一把塞进嘴里,结果被烫得直伸舌头,清香四溢的爆米花飘荡在上空,荡漾在我们周围,不大的村庄好似过年一样热闹。那膨胀、松弛、灿烂的爆米花,在我们的眼里好似刘谦手中的魔术一样神奇。小小的一碗麦子,瞬间就变成一大盆子,还张着嘴、开了花,真是神奇,真是划算啊!嘴里自言自语着反复的念叨着,心里却乐开了花,不由得发出噗嗤的笑。为讨好母亲给她抓了一大把,她却笑盈盈地说:“你吃吧,妈妈不爱吃,爆米花是小孩子吃的。”口感脆酥、香甜可口的爆米花散发着麦子丝丝的香甜,勾引着我肚子里馋虫,吃的我齿颊留香、乐不思蜀。【青海情】爆米花里的童年

花样繁多、包装精美的爆米但却丝毫勾起不了我的食欲,为了满足一下儿时的怀旧心理,偶尔品尝,只是再也吃不出童年的味道。但每每看到爆米花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起童年那浑身洋溢着乡土气息的爆米花,想起我回不去的童年。我还是最爱吃那童年的爆米花,那香喷喷的爆米花里夹着爱的味道和母亲的不易,那芬芳的爆米花甜了我的童年,甜了我的梦境,甜了我的记忆。那清香扑鼻的爆米花让我有一种涩涩的记忆、素素的怀想,那悠远的吆喝声一直在我记忆深处回荡、心头萦绕。

投稿:往事如风(湟中县共和镇下马申村人

图片:网络

来源:青海分享

本文来源青海分享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青海分享》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青海情】爆米花里的童年

本文链接https://www.qhmmm.com/4003.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77197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