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海分享首页
  2. 资讯

一男子入赘青海,婚姻裂变后竟然…

  2020年1月16日11时许,当负案在逃五年之久的任福某被一副铮亮的手铐锁住双手时,一脸惊恐的他迅速恢复了平静,喃喃自语地说“东躲西藏五年多,没有想到还是被你们抓住了,我始终悬着的一颗心今天终于放下了!”

一男子入赘青海,婚姻裂变后竟然…
一男子入赘青海,婚姻裂变后竟然…



 入赘青海婚姻裂变捅伤他人外逃


甘肃省天水市秦安男子任福某早年走乡串户在互助县从事“扁担货郎”营生。1999年,勤劳踏实的任福某经人介绍入赘互助县哈拉直沟乡某村莫某某家,与其女儿花花(化名)结为连理,婚后育有一儿一女。2012年12月,任福某与花花因感情不合,经互助县人民法院判决离婚,形单影只的任福某在互助县又过上了居无定所的日子。2014年12月31日9时许,任福某在互助县威远镇五岔路口看到前妻花花乘坐在温某某驾驶的轿车副驾驶座处,心存怨恨的任福某上前与花花发生争吵继而对花花进行殴打,温某某下车劝架时,任福某拿出随身携带的弹簧刀将温某某戳伤。在公安机关案件开展调查当中,任福某畏罪潜逃不见了踪影。2015年3月21日,互助县公安局将任福某列为网上在逃人员进行追捕,对其进行架网布控实施抓捕。






一男子入赘青海,婚姻裂变后竟然…   



深入研判细查扑朔迷离踪迹难寻


  2019年12月,缉捕在逃人员的”清库追逃”专项行动在互助公安局全面展开,为尽快将网上在逃人员任福某抓捕归案,威远镇派出所再次对任福某相关信息开展分析研判,并联合哈拉直沟派出所民警走进花花娘家莫某某家走访调查时,莫某某及其家人称:“只知道任福某是甘肃天水人,不知其老家的具体地址,家人也从未去过任福某老家”。甘肃省天水市所辖2区5县,370万人口,辖区面积14325平方公里,这无疑给追逃工作带来了极大难度。任福某出逃5年之久,户籍信息中找不到任福某的任何信息,任福某身份是否已漂白?找到任福某的老家地址成为追逃工作的关键。事不宜迟,威远镇派出所立即抽调精干警力驱车赴甘肃天水市,借助当地警方对任福某展开人像比对,核实身份,对其行动轨迹进行摸排。在天水警方的大力配合下,经过2天深入细致的工作,一条条线索逐一被排除,还是无法获取任福某老家的具体地址,任福某犹如人间蒸发不见了踪影,追逃民警心急如焚。






一男子入赘青海,婚姻裂变后竟然…
一男子入赘青海,婚姻裂变后竟然…



网警助力分析研判工作出现转机


  任福某到底去哪了?追逃工作是否还有纰漏。凭着一股不服输的韧劲,追逃民警又与县局网安大队联系,对任福某登记办理的多个电话号码再一次展开数据分析。1月15日,网安大队经过深入的分析研判,发现任福某已欠费停机的1520252****的电话号码中与天水市秦安县男子任某东有通讯往来。得知网安大队信息反馈后,追逃民警立即赶往秦安县,在秦安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对任某东身份信息展开核查,但从户籍照片看任某东并非在网上逃人员任福某,且任某东户籍信息显示户籍已迁往新疆五家渠市,获取任某东秦安县千户镇川珠村出生地信息后,为确保万无一失,追逃民警驱车前往任某东出生地打探究竟。




一男子入赘青海,婚姻裂变后竟然…




历尽艰辛千里追逃终结果


  时值三九严寒,秦安县雨雪天气寒气袭人,冰雪路面湿滑的路面车辆缓慢行驶。千户镇川珠村离秦安县市区40多公里,山大沟深,道路崎岖,异常难走。追逃民警步行10余公里到达千户镇川珠村,向村主任了解到任某东三年前已迁至新疆居住,且无法提供其联系方式。追逃民警踏着泥泞的道路,拿着任福某的照片走村串户问询查找,但均称不认识照片中的男子。就在追逃民警灰心意冷准备离开时,在巷道尾迎面向民警走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细心的民警随口叫住了小女孩,拿出任福某的照片问小女孩:“小朋友,你认识照片上的男子吗?”。小女孩拿着照片细心看过后,指着巷道南侧的山坡对民警确定地说:“在那边山头,有个养猪的人就是他”。疲惫不堪的民警迅速行动,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小女孩所指的一户独院,当民警冲进院落北屋,看到一男子正坐在炕沿上正玩手机,“任福某!”机警的民警一声直呼其名,男子抬头应了一声“谁啊?”在男子抬头的瞬间,追逃民警确定他就是在逃人员任福某。民警表明身份后,任福某瘫坐在炕边,喃喃地对民警说:“前几日我到庙里算卦,解卦先生说,过些天有贵人要来接我,原来你们就是我的贵人,我东躲西藏五年多,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一男子入赘青海,婚姻裂变后竟然…

一男子入赘青海,婚姻裂变后竟然…
  



多年逃亡生涯道出苦难辛酸


  在将任福某被押解回互助的路途中,任福某向民警讲述了他近五年的逃亡生涯。2014年案发后,只有小学文化程度、涉世不深且交际甚少的任福某用刀戳伤温某某后,自认为就是杀头的罪名。在哈拉直沟村花花家门口他想了一夜,带着对儿女眷恋想到了外逃,他取出积攒私藏多年的积蓄,独自一人从哈拉直沟步行至西宁市韵家口,用500元钱高价包车到海东平安县后乘火车到甘肃天水,乘黑车回到秦安老家。回到老家后任福某害怕被抓,不敢在老院居住,用多年在互助打工的积蓄在一山坡上向老乡手中买得一旧院落独自一人度日。在逃亡的五年中,他不敢与外人接触,不敢乘车进城,不敢娶妻生子,不敢交纳养老保险享受国家补贴,靠养10余头猪维持生计。每年镇村两级发放养殖补贴,他因无法提供身份证无法领取,在农电改造中需提供身份证购买电表,他因害怕暴露身份,至今还用柴油发电机照明度日,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5年。民警告诉任福某故意伤害罪的量刑标准和从轻处罚的相关规定后,任福某长叹了一口气说到:“如果我稍微知道一点法律知识,打死我也不跑,我人生的5年就这样荒废了!






一男子入赘青海,婚姻裂变后竟然…


你会喜欢


李克强来到了青海西宁这个村

李克强西宁看望医护人员:你们要在疫情防控中做好救治,也要做好自我防护

李克强春节前考察西宁这个老旧小区释放什么新信号?


来源:互助公安

编辑:海龙

本篇文章来源:西宁晚报

本文来源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青海分享》网络转载而来。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文章标题一男子入赘青海,婚姻裂变后竟然…

本文链接https://www.qhmmm.com/22612.html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